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三温暖女郎

三温暖女郎 - 三温暖女郎

「欢迎光临」跨进大厅听见众服务生齐声喊道。

「先生,有贵重物品要寄柜吗?」柜台人员道。

「先生,请坐请脱鞋」寄物间服务生道。

「锁号195入柜」浴场服务人员道。

沖洗着昨夜宿醉疲惫不堪的身躯,浴场服务生靠过来招揽生意。

「先生,要不要搓背。」

跟着他来到浴场的一角落,顺的他的手势趴下。

这服务生将毛巾裹住手掌,用力的搓揉着我略微发福的身体。

经过约十来分钟整体舒畅,皮肤经过他搓揉后略带粉红色状,好似刚出生的婴儿般。

蒸汽室里,里面已经有两位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在讨论着上午的股市行情。经过一番则疼汗流浃背,那两中年人已经忍不住先行离开。

沖洗掉满身大汗,着装室里的服务生等待着帮我差掉身后的水珠。吹乾头髮、掏掏耳朵整理好和服,进入餐厅点了一瓶啤酒补充刚刚失去的水份。

钢琴师弹着"娃娃"的"大雨",服务生送上刚到的晚报。

「阿扁下令北市强力扫黄」晚报头条写着,一位公关副理淫笑着蹲在我身旁「董仔,好久不见。」

「台北最近下来好多位小姐,需要我帮你介绍好吗?」

这位老姐不愧为此店红牌公关,经过她强力推销又在我老弟部位磨擦下,我跟着她来到二楼的一间密室。

进入密室内部隔成一间间小房间,内部成设着一张小床及一间整体浴室。点根烟躺在小床上等待着油压女郎的到来,「ㄎㄡ ㄎㄡ」之后房门开启一位略带稚音的女性问道:「先生我帮您服务好吗?」

我点点头「嗯!」

「您先等我一下,我去準备东西。」女郎道。

再次进来时,女郎端着一盆的工具。

铺好小床女郎服饰着我蜕去身上的和服,趴下后脸部刚好有一小洞可以说话,女郎在我屁屁上盖上浴巾顺便问我冷不冷。

「刚好啦!」我道。

混合着热水的橄榄油倒在背上,女郎先从我颈部开始。

「先生,力道可以吗?太重要说ㄡ!」女郎说道。

我只ㄣㄣ的享受着女郎的指尖再我背部游离的苏麻感。

中间跟她聊了一堆废话再此不打出来,反正到这场合的女子说的都是一些屁话。

背部完整她用热毛巾敷上,哈~~~哈~~~通体舒畅。顺势她用热毛巾差去橄榄油,刚才盖再我屁屁上的小毛巾拉起盖在背上,她将热油倒我向尾椎。热油顺着屁股沟流向屁眼、睪丸处。一种莫名的感觉由屁股处往大脑传。

她小手按摩着屁股上的肉,顺势的会用指尖轻括一下我的屁眼及阴囊,一股股电击般的感觉从阴囊处传出。

经过她故意的挑逗后,她问道:「先生,全套还是半套?」

「被你搞成硬梆梆的当然作全套ㄌㄡ!」我道。

听到她蜕去衣物的 声,接着她爬上床尾跪下将我的大腿撑起放在她大腿上。如此一来我老弟部位就悬在半空热油又从我尾椎处倒下,这次她是直接的一手套弄着我的阴茎一手轻颳着阴囊。

她的双管齐下搞的我老弟一阵阵酥麻感。再我魂都飘在半空时,突然屁眼处一股热热的稍痒。乖乖这姑娘舔起我的屁眼来了。

热毛巾敷上屁屁差拭掉橄榄油后,她要求我翻转身躯。

这女郎身材不是很高,但是该挺该凹的地方都很匀称。脸蛋略带着稚气。约再二十岁左右吧!

她看到我那坚挺的阳具笑道:「不要急!慢慢来时间还多的很!」

「今天我会让你意犹未尽的!」

转身后,她将热油倒满我胸前及阴茎然后在涂抹一些在她柚子般大的乳房。接着她用她乳房来磨擦我的胸膛,一直磨到阴茎处时,她用她乳房夹住我的阴茎一前一后得套弄着。

原来A片中的打奶炮感觉也是不错的。

一直到她磨擦完我的脚底闆才结束正面的按摩工作。

她口含着热水吸吮起我的阴茎,就在此同时她已经将保险套着上。此时的她好似将我的阴茎当成冰棒拚命的舔。

她再时间上拿捏的也非常好,在我即将到达高潮前翻身跨坐在我的下半身上,扶正我的小弟弟套再她穴口缓缓的坐下。

只听她嘘了一声。「ㄣ!」

开始了A片中才听的到的呻吟声。

「啊......啊......啊......」

「噢......唔....」

她前后的摇动屁股。

「我......好热......而且湿淋淋的,....」

「啊......啊......啊......」

「噢......唔....」

「哥哥!太美了!」

她开始急速的提起屁股上下套弄着。

「啊....啊....唔....」

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约约的看到她阴唇翻动着。

「啊....噢....」

我也乐的躺在床上享受着她的服务。

双手也没有闲着,玩弄着她那葡萄乾般大小的乳头。

「唉!好舒服.........。」

「啊!啊!对!对,就是这样!我受不了!」

渐渐的在她套弄百来下后,龟头上的苏麻感渐渐增加。

她也感觉我快高潮也加快速度。呻吟声也加大。

这时只感觉马眼一鬆,精液一 通体舒畅。

她趴在我胸膛娇喘着。小歇一会后她引领着我到小浴室中沖洗,她用菲苏德美仔细的清洗我的阴茎及屁股。

服饰着我着好和服送我到密室门口。娇柔的说道:「bye-bye!」

「我是5号下次有空要常来ㄡ!」

砰~~~!一声密室房门一关。拖着微微发软的双腿找到一张无人的躺椅,想小憩一会结果确昏昏睡去。

 


--------------------------------------------------------------------------------

三温暖油压女郎02

上回谈的油压女郎是我遇上较为敬业之一,今天我们来讲一些比较不愉快的经验。

话说某日晚上跟朋友一起小酌几杯后,散摊移师到某KTV唱歌(当然有美眉陪的)。一直喝到美眉都换了好几批后才结帐,当天的美眉玩的偶"性"緻高涨后居然不跟偶们出场去喝豆浆配油条。

当天也喝的差不多了,就相约到台中的某大三温暖去泡泡。顺便将涨的火热的老弟冷却一下,洗的过程这里就不再谈。

那天在餐厅里碰上以前在假日三温室工作的美容师,在她的苦苦哀求下就给拉去挤痘痘。另外的三位朋友也被公关经理拉去作油压。

就在我作完脸呆再餐厅等偶那三位朋友时,服务生到我桌边请我到密室一下。说我朋友喝醉发酒疯。进到密室后我才知道原来是服务上不满意发生一些误会。

我那可爱的朋友原来喝多了老弟不太硬,等到射精出来后老弟连门口都没碰上。要求小姐在来一次被拒,在跟经理挥价钱的问题。经过多方协调后由我来再试一次如果真的是小姐服务态度欠佳我朋友的算半套钱。

好不容易刚冷却下来又碰上这事只有免为其难的提枪上阵,这位小姐约二十四~五岁南部人讲话台湾国语音很重在按摩时聊到她是从嘉义上来的从事此工作年余。

该作的动作她都有在作,且功夫也很不错也搞的我老弟涨的老大也挺难受的。就在她缓缓的将我老弟套上后仅摇个两下意思意思后就要我换上边运动。

刚开始享受阳具被阴道包围住那暖暖的感觉后她这动作当真波我一头冷水。

换我在上边辛苦卖力的工作时,她那A片式的淫叫声开使出现。

「不,不要!」

「啊......不要......啊.........」

「不......啊.........」

叫的还真机械化,就在抽插了百来下也换了两三个姿势。这小姐开始不耐烦了。

开始在自言自语。

「下次喝了这幺多就不要做嘛!」小姐道。

「做了这幺久也不出来。」

「小姐换你在上面好吗?」我道。

「先生我看你喝了这幺多,用打的帮你弄出来好了!」小姐道。

「哇ㄌㄟ!你在赶时间吗?才进来二十几分钟就在催!」我道。

「你喝了酒作不出来,等偶作完你这摊接下来就不用做啦!」小姐道。

「你在啰嗦什幺!到底你是要不做?」我道。

她心不甘情不愿的趴下让我用后背式的交合动作。机械式的淫叫声现在变成不情愿的。

「啊.........」

「啊.........」

又再次的抽差个数十下!

「啊.........」

「啊.........」

听起来真的"性"趣大减!

「你速要出来了吗?偶腰好酸ㄟ!」小姐道。

「你在催什催啦!性趣都被你催掉了!」我道。

这时我火气越来越大,索性跳下床穿上和服。

「人客倌你现在速要干嘛?」小姐道。

「老子偶不爽做了可以吗?」我气沖沖道。

之后我穿好衣服尽自离开,来到餐厅将经过说给公关副理听后。公关副理也大概知道这小姐得情形,自动的将我们的费用从全套改成半套。

我也沖沖在浴场洗一洗后,带着满腹的豆浆买单回家。

 


--------------------------------------------------------------------------------

三温暖油压女郎03

这次来谈谈遇上的菜鸟,有一回也是因为宿醉后中午就溜到三温暖休闲,在烤箱、蒸汽室及冷水的作用下,睡了一个好觉。

睡醒后想三点多看个影片好了就当作是星期三小週末,好死不死选的位置在A片区刚好在放映日本性虐待的片子。看的我想起南京大屠杀时这死日本鬼子是不是用这些方法来虐待我们同胞后再杀害?

这片子大概只有四十分钟接下来是洋片,看那老外一会阴道一会屁眼的抽插最后还来个大锅炒,幸好中午没什幺吃否则现在一定通通倒出来看。

越看越无趣索性到阅览室看中文版的BLAY BOY,看了李承喜、李淑媛.....后,那公关经理髮觉到我桌上都是这类的书籍,靠过来拉拢及怂恿我去做油压。反正也是说的天花乱 有刚下海的、有刚从台北来的、有幼齿的、、、、、、、、。就酱子被拉到那密室中。

「ㄎ~ㄎ~!」门推开一位身高约为155CM一脸稚气的美眉,探了半个身子进来问道:「先生,我来帮您服务好吗?」。

「嗯~!」我点点头道。

「那您先等我一会,我準备一下东西。」美眉道。

「ㄎㄡ~!」门回关上的声音。

我尽自躺在床上抽烟,约莫五分钟后美眉端着一盆的"机私"进来。

「先生,您先起来我铺个床 。」美眉道。

起身后我将和服脱下挂在墙壁上的挂勾上,她铺好床后我自行趴下。她在我臀部盖上一浴巾后捏起我来了!

捏ㄡ不是按摩我被她捏的浑身不对尽。

「美眉你是做这多久啦?」我道。

「刚到台中来做四天而已!」美眉道。

「我以前是在台北做公主的,朋友介绍我到台中来工作。」美眉道。

「公司都没有教你要如何做吗?」我道。

「有ㄚ!教过一次因为这几天生意好就没有在教了!」美眉道。

「我油压做的比较好,那我直接做好了。」美眉道。

「我叫小丽你直接叫我的名好了!」美眉道。

「好吧!好吧!」

她用了将近一整瓶的油直接倒在我背上,就酱子摸ㄚ摸ㄚ的摸到我臀部。有经验的小姐会有意无意的去触摸男人的敏感地带,可是我这位小丽小姐功夫不到家,差点将我的屁眼括破皮,睪丸更惨被她捏的痛死了。

背后就如此这般的被她搞的惨不忍睹,好不容易后面程序做完换前边,她将剩下来了一些油全部倒再我胸膛后直接用她那7-11叉烧包大的乳房按摩起来。

痛的要命的睪丸被她这样一磨擦渐渐的阴茎开始涨大,她磨到看我老弟剑拔弩张翻身下床找套子去,约莫数分钟后我觉得奇怪怎幺一直没有套上。原来是她还搞不清楚套子的正反面,套不上去。

我自己将套子接来后自行套上,她接口吸吮起我的阴茎。菜鸟就是菜鸟牙齿颳的我的龟头痛死了。这时的我被她搞的"性趣"全无,想赶快把事情办一办快点了事。

我起身让她躺卧床上,抬起她的双脚让阴户对準我得阳具。

慢慢的挺进在我半根进入时,她开始哀叫起来。哀叫ㄟ!

「慢~~~痛啦~~~~~!慢一点!」

我停留约三四十秒后开始抽插,这时她的阴道也分泌出润滑液。

「慢~~~一点!痛啦~~~~~~不~~要这幺快~~~~!ㄞ」

这时她双手紧抓我两大腿想阻止我的往复运动,口里还是在哀叫着。

「痛啦.................不要太快。」

「ㄡ~~~~~~不要了啦~~~~~~~!」

「你~不要~~~太快啦~~~~~!」

抽插了数百下后,感觉阴道分泌物越来越少加上她阴道本身就狭窄,阴茎有种火热的感觉。

「你有没有润滑剂?」我道。

「有ㄚ!有ㄚ!今天上班时特地到药房买的。」

「在盆子里面!」小丽道。

找了找在盆子里找到一条管状的凡士林,挤一堆抹再小丽的阴唇上顺便塞一些进去阴道里,再抹上一些到我那阳具外面的保险套上。

站立在床沿将小丽翻身用狗爬的方式背对着我,屁眼正对着我抚弄一下她的外阴唇后,抓住我那阴茎磨擦她那阴唇。

直到她叫我快点进入后我才缓缓的插入。

「ㄚ~~~~!不~~要插~~太进去~啦~~~~~~~!好痛~~~~!」

「喔......唯......啊∼∼∼∼∼」

「喔......唯......我......我不能......不能再下去了!」

「好痛~~~~!」

她那窄窄的阴道包含着我那阴茎,好舒适我不顾她的哀叫。

自己控製速度,如此姿势她就无法阻止我作动作。

我一来也怀疑是否她在做假,不管她尽自做着往复运动。

「嗯...嗯...呼....啊~~~」

「啊~~~~~啊~~~~~」

「痛~~~~~~ㄚ!你~~~~还要~~多久~~ㄚ~~~~~~?」

「不要了~~啦~~~~~~!我~~不要~了~啦~~~~~!」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她音调越来越小!开始挫泣起来。

心想可能是真的痛,但是现在已经箭在弦上怎幺可能就此停止呢?

我加快速度抽插了百来下!感觉龟头处起了异样变化!之后马眼一鬆精液滚滚射出。我紧拉着小丽的两腰彻让我的阴茎深深的没入她子宫里。

这姿势维持了数分钟。小丽道:「先生你抱我去浴室好吗?」

「我走不动了!」

我拔出我那软掉的阴茎,抱起趴在床上的小丽。

在热水沖洗下小丽扶着我的肩膀慢慢的站立起来,我一边帮她洗一边解下我阴茎上的保险套。哇还蛮多的嘛!

洗到她阴户时,她不让我洗自己慢慢的轻轻的沖洗。

我洗好后点跟烟做在床沿看着小丽在洗她的阴户。

「你看都被你捅的又红又肿了啦!」小丽道。

「热腾腾的好痛ㄟ!」

「你以前没做过这工作吗?」我道。

「没有ㄚ!以前在做公主顶多跟客人出场,一晚顶多一次。」

「而且我做出场也没有几次!都跟我男朋友做比较多!」

「来这里今天第四天就接了连你24个客人」小丽道。

我也只有无言以对。

「我做完跟公司借的款后就不要做了!」

「先生你有认识的酒店吗?介绍我去好吗?」小丽道。

「你年纪这幺小且刚毕业为什幺要做这行业?」我道。

「这钱多ㄚ!且我开销大一般工作那养的起我!」小丽道。

「你可以介绍你常去的酒店给我!来我留我的call机号码给你!」

她围着围巾顺手拾起笔在确认单上写下call机号码给我。

「挪~!这是我call机记得要call给我ㄡ!」小丽道。

我没有等她送我到密室门口,自行拿着她给我的纸条走下楼。

看到有个烟灰筒顺手一丢,进去啦。

现在这一代的价值观就是如此吗?

在去衣物间的路上遇到那个公关副理数落了她一顿,她也唯唯诺诺的回我下次觉得会训练好在让小姐上场。

在三温暖油压女郎类型大緻就分这三大类,你们喜欢那一型的呢?